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伤感美文
英语美文
校园美文
哲理美文
励志美文
情感美文
祝福美文

隐身登陆

作者:  时间:2018-01-26  热度:5

  我是挺讨厌QQ的,但是有时候又不得不用,比如班里通知个什么事,如果你不登QQ就不会知道。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极不情愿的挂着QQ,以至于心烦意乱, 经期不稳,当然我是男的,这个东西也没有。首先介绍下我自己吧,普通大四学生,性别男,未婚(这个必须说明),专业社会心理学,属于没什么前途的职业。现在已经是大四最后一个学期了, 宿舍的同学都开始各忙各的,有考研的,有考公务员的,有出国的,就只剩我一个人在学校里等着毕业。好像就只剩我一个闲人似的,当然我也不算一无是处 ,平时还有点爱好就是写点东西,所以就算宿舍只剩 我一个人了,我还是能够坦然处之,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我时常这么安慰自己。

  可是每当夜幕,听着外面热闹的人群还是能够感到一阵发慌,心想是不是应该出去逛逛。但是看着穿着拖鞋的脚,想想还是算了吧。打开电脑浏览了会儿新闻,发现无非是哪里又被强拆了,哪个的人又被了,感叹一番日下之外其他的也想不到。正对着电脑发呆,突然那个该死的企鹅跳了出来,暗骂一句烦人。随手点开,发现是群内消息,扫了一眼是员通知领毕业证的时间。掰起指头算算只差两个月就得毕业了,而我除了在这生活了四年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留下,也算奇葩一个。刚来那会儿,毕业的季节都可以看见一大群学弟学妹哭着闹着送学长学姐,挺羡慕的,也有想过自己毕业那会儿是不是会有人来送。但是谁知眨眼就到了毕业季,除了认识宿舍的几个人外,朋友也没有几个了。当然她不算朋友。

  认识她那会儿,我才大一,正是满怀信心满满的时候,成天闲得蛋疼的找事做。第一次寒假出去找兼职,常紧张的,但更多的是激动。对于社会我完全不理解,只是从各种渠道知道了社会很复杂,入世须,等诸如此类的名言警句。理所当然,我各种忠告,战战兢兢的走进了社会。我在的城市是个不大不小的二流城市,正规的大学只有我们这一所,所以找工作来说还是挺多公司愿意聘,所以并不需要怎么努力就约到了许多面试的电话,而她就是我第一个面试官。

  她所在的公司是个饮品公司,专门生产各式果汁饮料。而她要招的是寒假饮品推广,所以当她看见我是个男生的时候疑惑的看了一下名单说:你是李凤,我们可是只招女孩。我就知道会这样的,从小到大很多人都把我的名字看成女孩子的,可是谁叫我叫:李凤。我也习惯了,我掏出身份证递给她对她说:如假包换。她疑惑的接过,当看到我的身份证的时候突然笑了起来。“你还真叫李凤啊,你爸妈怎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她穿着职业装,笑起来的样子有点摄魂。“哎,你看什么呢?”她止住了笑,满脸严肃的看着我,想要保持住考官的严肃。“嗯,是你在笑的,我在想你在笑什么”我掩饰的说道。“噢,我没有笑什么,既然你已经过来了,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她已经了笑容,恢复了一副世故的样子,可是我却能从她年轻的脸颊上看出她的不谙。

  “那你问吧?”我说道。“应该用您,不是你,一看你就是第一次来找工作吧”她以的口吻问着我。“嗯,我是大一的学生,第一次出来找工作”我答道。“哦,那就是没有什么经验了”听到她突然冒出的这一句,我顿时觉得自己没戏了。“可是既然是我失误把你叫来的,那么我还是录你吧”她紧接着的这句又把我从谷底拉了上来。“不带这样的吧,您怎么可以一会儿让我生,一会儿让我死呢?”我看出她是故意的,对她抱怨道。“怎么可以这样和考官说话呢?”她一皱眉又严肃起来。我又只好闭嘴,眼巴巴的看着她,心里却早把她恨死了。“哈哈,真好玩”她突然爆笑起来,丝毫不顾形象。这大概就是我一直不肯把她当朋友的缘故,毕竟第一次就以考官的身份把我戏耍了一番。

  午夜一点,我上聊天室寻找各种无聊的人。正和各种牛鬼蛇神打的火热,突然有一个QQ叫落月星辰的发来请求信息。我点开资料,发现是个26岁的女孩,想要进入空间看照片却发现是个新的空间,什么也没有。我一般是不愿意和没有见过的人聊的,当然除非对方是个,这个可以除外。

  我通过了请求,把她放在我的好友里面,等了一会儿她却并没有发来任何消息。我果断把她删了,因为我总觉得那些加了又不说话的人都特别占名额,虽然我并不觉得我会在意QQ上的人数。

  又在聊天室里厮混了会,关了电脑,倒头就睡。想想明天星期天该去看看她了,我是在前阵子才知道她一个人去了,回来的时候就进了医院,都十天半个月了还没有出院。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一直守口如瓶。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挤公交到了医院,却发现她就像知道我要来似的,穿戴整齐的坐在病床上对着我笑。“我说您一大早的不睡觉,跑这傻笑干吗/”我挤兑她道。“小子,又叫你,你还知道是谁当年看你可怜给你个工作的不?”她笑话我道。“别提那件事,也不知道是谁故意人”我走过去挤,自己剥开桌子上的放着的香蕉。“哎,你过来看病人,不带东西就算了,怎么可以还可以吃病人的东西呢?”说着拍了拍我的脑袋。我一直是把她当姐姐的,对于她拍我的脑袋并不介意,虽然她并不比我大几岁,但是谁叫我是个学生,而她却是个白领。

  “安姐,今天穿这么整齐是准备出院呢?还是干什么?”我边吃着香蕉,边问道。“对呀,今天你安姐出院,请你吃顿好的”她微笑的看着我。“嗯,吃什么?不会是面条吧?”我故意说道。“,真聪明,就是面条,我们走吧”她揶揄的看着我说道,说完拉着我的手就牵着往医院外面走。

  “安姐,你可不可以放开啊,这大热天的”我虽然并不介意和牵手,但是真让我一直毫无的握着还是有些压力。“怎么,你嫌我老了?”她又一表正经的对我说道。我感觉那眼神和表情都挺寒颤人的,心下一紧嘴里溜出:“怎么可能啊,你到我们大一的学妹里面一站,估计别人都看不出来,如果我再读次大一我一定要追你做我的女朋友”。“是吗?你要追我吗?”她看着我的眼神更加让人害怕,我仿佛觉得掉入了某个大大的陷阱。“不是我是说说而已,你别当真”我急忙解释道。“看来你还是嫌弃我老?哎”说完她抛开了我的手,捂着脸抽泣起来。“哎,不是吧”我急得团团转,又是找纸巾又是安慰她。好不容易掏出包纸巾递给她,向她抱歉。她却突然抓住我的手,笑道:哈哈,又被我骗了吧。我看着依然毫不掩饰的大笑,顿时有种被吃定的感觉,可不可以别这样骗我啊。

  “安姐,你得赔我损失费,这三年,你说我被你骗了多少次了”我看着正和臭豆腐作斗争的安姐说道。“嗯,补偿啊,这个臭豆腐给你一块”说着递了片臭豆腐来。我受不了那味道,赶紧避开说:至少一顿大餐做补偿,别想几块豆腐就想我。“哈哈,那你说你要吃什么,安姐带你去吃”她毫无的大口吃着臭不可闻的豆腐,对我说。我抬起头,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适合吃饭的地方。正准备作罢,她却突然开口道:你还没有去吃过西餐吧,我带你去吃,免得以后毕业丢我的人。我无语的看着正吃的香的她,也不知道是谁丢人了。“额,你就要毕业了对吧,我算算。现在是四月了,还有两个月,对了,还有两个月。”我看着她在那掰着指头算,顿时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敢不敢别这么丢人,上的人都在看着。

  “你说吃牛排啊,也好,好久没有见肉了”我对还在低头耕耘的安姐说道。“那走吧,我带你去”安姐终于吃完手中的臭豆腐,边抹嘴边说道。

  “你要不换身衣服”我看了看脚上穿着拖鞋的安姐,“换什么衣服啊,就这么进去”安姐又豪兴大发。我无可奈何的看着她,那就走吧。

  随便进了家西餐厅坐下。安姐大大咧咧的叫来侍者,问我:“你要几分熟的牛排”。“我吃九分熟的吧”我并不喜欢吃太生的,而且对自己的牙口也没这么自信。“怎么可以吃九分熟的呢?至少要个七分熟的”转头她对侍者说道:“来一个六分熟的,再来一个七分熟的”。

  “安姐,那个六分熟的是你自己吃吗?”当我看见牛排还泛着血丝时疑惑的问道。“当然,你要吃吗?我可以让给你”说着她把牛排推了过来。“还是算了吧,我胃消化不了这东西”我急忙推过去。“哈哈,小朋友都说你还小吧,老不承认,看我吃给你看”说着用刀切了起来。“额,安姐,你那是什么心脏啊”我不得不她的勇气。“呵呵,你多吃就习惯了,刚开始我也是从八分熟开始吃,慢慢的爱上了生的,特别是看到的血丝更让人兴奋,也许这叫回归本真吧,毕竟刚开始人就是茹毛饮血的猿人”她侃侃而谈道。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平时都没有看出她是如此之人。至少从外表来看她是个标准的淑女。

  “咦,你不吃吗?不吃我可吃了”她端过我的牛排,动手叉了起来。“你吃就你吃吧,明明说好是来请我的,现在全进你肚子了,真不知道你那是啥肚子”我抱怨道。“哈哈,吃饱了”她吃光我的那份后,打了个饱嗝说道。“哦,你是吃饱了,我还饿着呢”我摸了摸肚皮对她说道。“哈哈,谁叫你不吃的,快去结账吧”她向我说道。“不是你结账的吗?”我回不过神来的看着她。“你有见过让女士买单的吗?”说着她指了指隔壁桌,我看去发现是个男人在掏钱。“安姐,你又打败我了”我不情愿的掏出钱包对她说道。

  “啊呀,我这是给你机会表现,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语气里满是揶揄的味道。“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我给你接风”我结完账对她说道。“接下来去哪呢?”走出西餐厅,她自然的搂住了我的手,问我。我看看手表,现在才二点多,正是午后初醒的时分,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于是提议道:不如去看下午场电影。“下午场电影?嗯,也好。先去看看最近有什么好的片子吧”她搂住我的手往街对面的电影院走去。真是奇怪,为什么西餐厅的对面就是电影院呢?我不禁商家的头脑。

  走到宣传广告那,看了一摞电影才发现一部她觉得满意的电影:。我问她为什么看,她笑笑对我说:因为喜欢文章啊。我耸耸肩,这一刻她才有点像个女人。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