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伤感美文
英语美文
校园美文
哲理美文
励志美文
情感美文
祝福美文

沧海桑田、我就这样忘记你、、(2)

作者:  时间:2018-01-26  热度:5

  但只是他这样的沉默,我都已经胆怯,我其实还是害怕他失望的。我开始坐在班里真的学习,也不翻墙逃课也不睡觉,就是认真地看资料,做习题。

  我看了看她,没搭理,继续看书。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信封。我仰起头,叶小可冲我眨眨眼,林白让我给你的。

  林白在信里说他经常见我在网吧游戏,刚好我和他玩的是同一个游戏《天堂》,而我也恰好入了他的盟。

  我不理她,低头看书。正在这时,听到窗外有人叫徐卡卡。我探出头,看到树荫下,一个挺拔的男生站在那里。叶小可激动地在我耳边说,是林白诶,是林白诶。

  我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走下去,看清楚了他的脸,确实算帅哥,英俊挺拔,如果没有周翌年,也许我会喜欢这样的类型。

  叶小可兴奋地朝我脸上呱唧亲了一口说,卡卡,我从来没觉得这十几年中身边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朋友。

  不记得那天吃了什么,只记得叶小可和林白谈的很投机,忽略了我这个主角,我一点都不难过。但是当我看到周翌年和他的她一起从餐厅外边经过,他们牵着手,他笑着满眼宠爱地和她说话,我难过了。

  我跟林白说有事先走了。然后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穿过草坪,穿过树林,穿过学校的喷泉,最后骑上他停在校门口的单车,载着她,消失在视线里。

  他载着她也会经过那条种满梧桐的街道吧,那他会不会想起,以前他也曾载过一个穿明衣衫的女孩,也曾那样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一边和他欢笑说话,一边伤感他已有的她。

  眼泪蓦地就掉了下来,很多事情,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了结局,却还是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换来的,只是黯然神伤。

  我和林白边说叶小可的好边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慢腾腾地逛,这一逛不要紧,逛出事来了。迎面就碰到政教处主任,他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清白的我笑得花枝乱颤,主任,我们可是的同学关系。

  于是,我俩又以早恋的名义被主任拎到政教处,好生教育了一番。最后主任又拨了周翌年的电话和林白班主任的电话,让他们来领人。

  我到现在都不想回忆起周翌年的眼神,很深很深。好像我和他见面最多的时候,就是我犯错的时候,而这次,亦是如此,他只是沉默地把我带出了政教处。

  最后班长提议大家集资给周翌年买个电脑椅。因为有同学去周翌年的住处时,看到他的电脑椅已经用了很久了。

  我把周翌年出现之前所发表过的都搜集起来,虽然很多都很粗糙,也很廉价,甚至还有点不堪,但我仍然把它们都整齐的装进一个盒子里,因为每个,都有我写过的男主角是周翌年的故事。我想将我的文字虔诚的心呈现给他看。

  刚敲开门,他探出头,看到是我,愣了一下就笑了,说,徐卡卡,你是不是想吃汤面?进来吧,她也在。

  说完我就匆忙走了。那个盒子底端,他看完所有的,还会看到一张字条,那个字条上,我轻轻的写着,周翌年,你看,我喜欢你,这是天意。还留了一串我的电话号码。

  我从周翌年的住处走出时,天上飘着小雪,仰起头,雪就落在了温热的脸上,化成水,黏黏湿湿的,整个脸,都特别的冰凉。

  下午在寝室边衣服边和叶小可聊天,她又开始我,她说,卡卡,其实有时候有些事情,不是天意,而只是碰巧。你不要再钻牛角尖了。

  我不搭理她,坐在床沿边抱着冰凉的床杆发呆。一整个下午我都有点惶惶,没有一点力气,好像是一个抽空力气将自己包裹在蛹里的蚕。

  而和叶小可拖着行李走出校门时,我忽然听到手机滴滴的响声,我打开,是周翌年发来的短信,他竟然和叶小可说的话一模一样,他说,卡卡,这不是天意,只不过是碰巧。

  整个假期,都很忙碌,见以前的同学和朋友,走亲戚,嘴巴一刻都没闲过,不是说话,就是劈里啪啦的吃东西。

  这样的繁忙真好,让想念无法倾袭。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林白和叶小可一起叫我去放烟火,看到烟火升腾到空中爆破,散落的那一刻,我发短信给他说,周翌年,新年快乐。

  叶小可乖巧地叫,周老师好,好。然后我就看到她的脸蓦地红了,朝周翌年的怀里靠了靠。周翌年宠溺地搂着她的肩,冲我们微笑地点了点头。

  周翌年说因为英语老师生病住院了,所以后半学期,就由她接替了我们的英语课。她说外语的声音很好听。

  班里的气氛开始越来越紧张,都开始为了自己的前途拼命。父母对我的期望,让我心里也有点压力,于是开始不贪玩了,任凭铺天盖地的卷子淹没,而我对周翌年的那点小想法,也快被碾成灰了。

  周翌年的她对我挺关照,给我找来历年的考题,然后给我修改。其实接触了,发现她确实是个挺惹人怜爱的女子。聪明,善解人意。

  四月份的时候,学校说学生可以学习。老师基本都不怎么进教室。还有不少家长给学生请了知名大学的教授,让学生休学回家开小灶。而我,也偷懒地休了学。

  谁知叔叔知道我休学回家了,立刻通知我让我去他那边,他是个老师,在一个偏远的地区教书,但爸爸说他知识很渊博,也极力让我去,那的很美,叔叔说让我只当散心,去那里住一段时间,他顺便帮我补习下功课。

  那两个月,我都是在叔叔那里度过的,他们那里的学校在半山腰,空气很好,到处都是苍翠的树木,整座山,都是满眼的绿色。

  许是风景好就心情好吧,亦或是叔叔的严格,在那边补习挺顺利的,就连平时很多不会的题,也都迎刃而解。

  如此,我却依旧并未忘记周翌年,像以前一样天天写日记,日记里依旧会有他的名字。我在上学放学的上,还是会想起他。只是,彼时,淡了许多。

  我跟叶小可发Email说这些,叶小可说,从一开始你对他就不是爱,只不过你了一个虚幻人物,而他恰巧同名恰巧出现,又恰巧长的很舒服,所以你把这个虚幻寄托在他身上。

  我想叶小可说的也不无道理。因为在这里住的这些日子,我虽然还是天天写日记,但是却不能像以前那样大段大段写他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