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伤感美文
英语美文
校园美文
哲理美文
励志美文
情感美文
祝福美文

代价与幸福

作者:  时间:2015-03-26  热度:5
  刘威最近很郁闷,上次上司在汇报工作时他不小心拆穿了台,当时上司没说什么,可没想到事后上司居然如此小心眼。这不,最近自己就被上司抛了几个白眼,不说有多忙,还因为一些小事被指责,可又没法说,憋得他一肚子闷气。“一个伪君子!平时还装得那么热情!”他恨恨地想道。

  今天下午好不容易可以提早下班,坐车路过咖啡厅时却看见妻子和一个男人在里面谈笑风生,亲热得很。刚开始刘威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他偷偷地仔细观察了以后,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的前男友!他们俩居然旧情复燃了?真该死!

  刘威和妻子王玲是三年前结婚的,王玲是全职家庭主妇,全家的收入来源只有依靠刘威的微薄工资。但是两人过得很幸福,王玲很爱他,每时每刻都对他百依百顺,十分温柔,因此刘威也很爱她,为此他不怕苦不怕累努力工作。两人都很期待美好的未来。

  可是,王玲现在却背叛了他!自己在外面辛勤工作,可她却在外面勾搭男人!可恶!刘威把床上的枕头用力地扔在了地上,枕头翻滚了几下,停住了。刘威视线略微往上移动,看见桌上他俩曾经的结婚照,那时候是多么甜蜜啊!想到这,刘威感觉眼睛微微发酸,心中充溢着难以名状的滋味。他感觉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上的不顺快要摧毁他了。

  他又看见摆在床边的盆栽,这是他在王玲生日时候送给她的,虽说不算贵重,可是她感受到了他的诚意,两人那时都很开心。想想过几天就是自己生日了,现在却遇到这些破事,自己完全没有心情去过什么生日了。

  “如果真的有神灵那该多好!这世界的不公平又怎么会这么多!如果我有阿拉丁的神灯,那么我一定要惩戒这些愚蠢的可恶的人!”在无限的怨恨中刘威不知不觉睡着了。

  突然,他醒了,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空气吸起来很舒畅,棉花般的云朵触手可及。他发现脚下踏不着地,却不会掉下去,只感觉一阵软软的气团将自己悬浮在空中。

  “你来啦!”这声音亲切,和蔼,却又带着威严。

  刘威发现四下无人,慌张地问,“你,你是谁?”

  “我是神!我听到了你强烈的怨念以及你想见我的渴望,所以我决定和你谈谈。说吧,孩子,你希望从我这边得到什么呢?”

  “我要诅咒这世界!它一点也不公平!”

  “哦?公平不是绝对的,你又怎么能说这世界不是倾向于你呢?”

  “这我不管,总之我现在处境很不妙,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实现几个愿望。”

  “孩子,这样强制改变世界是要付出代价的,最后还是要你自己承当!”

  “我乐意!”

  “唉,行,你说吧。”

  “第一,快让我的上司早点下台!就他这样还有资格当领导?第二,我希望我妻子的情人快点死!我倒要看看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最后,我希望我上司和我妻子跪在我面前向我表达悔意!

  “好吧!虽然感觉这严重违背了世界准则,但我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样有趣的人了,就满足你这三个愿望吧!”

  突然,刘威感觉自己周身的气流放空了,自己往下坠,坠向无尽的深渊,他感受到了恐惧,似乎被怪物往下拉扯着,不能解脱。

  砰!重重的一声过后,刘威睁开眼,发现自己倒在地上,被子还挂在床边,估计自己是掉下床了。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怎么会这么真实!刘威摸了摸略带痛感的头,自嘲地摇了摇头,想道,“这世界怎么会有什么神?自己会梦到那些东西也真是的!”他伸展了一下腰,整理了一下房间,免得被发现什么异样。

  那天下午四点左右王玲回到了家,她看到刘威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没出什么事吧?”

  “今天公司早放人,所以我才这么早回来。”看见妻子慌张的表情,刘威纠结的内心忍不住嘲讽一番,“你刚才是去买菜了吗?还是和邻居或者什么什么人出去玩啦?”

  “哦,哦,只是和我朋友去逛街了而已。”刘威又在心里讪笑了一番,感到心情舒爽了许多,也不想再问了。

  突然王玲想到了什么似的冲向了房间,从床头柜里拿出几张纸,看见它们没被动过,长舒了一口气。

  “那是什么?”背后突然响起刘威的声音。

  她一惊,将纸塞入了包中,微笑地答道:“没什么!只是一些资料罢了!”

  刘威暗想:“你又没工作,还拿什么资料?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于是忍不住了,大吼道:“你最近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些什么?我这么辛苦工作,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啊!没了我,你靠什么活?怎么还有脸住在家里!”

  王玲一惊,她感受到了丈夫的恶意和对自己尊严的侮辱,她感觉自己以前心中那个高大温暖的形象轰然倒塌了,变成丑恶的妖怪般的形象。她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感到自己和他的心已经被隔离得很远很远,中间隔着天堑。她一声不吭,到厨房做饭,她想压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柔弱的心灵无法承受住这洪流般的冲击,心中最温暖的太阳已经落下,只剩无尽的黑暗。她无神地做着饭,面容无法控制地红了起来,接着传来了抽泣声。

  那天晚上,两人没说一句话,刘威吃饭吃到一半扔下餐具就回房躺下了,一整夜他也没感觉到有人进房间。

  第二天,刘威起床洗漱后,出房间看见妻子趴在餐桌上睡着了,心中一阵波动,但他马上坚定地出了门,只留下重重的关门声。

  到了公司,他发现同事们在聊着些什么,忙凑过去问。一听之后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原来,公司总部觉得最近业绩不佳,把他的上司撤掉了,今天将派来一位新上司。

  刘威不知是要高兴还是难过,毕竟相处了那么久,突然一变很不适应。似乎和自己当初做的梦一样,难道妻子的情人也会死?就算这样应该扯不到自己头上吧?

  新上司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死板的面孔和之前热情的旧上司形成鲜明对比。刘威今天状态极其不佳,心中一直纠结着那个梦。今天下班前,新上司召集所有人开了个简短的会,“公司总部发现公司内有很多冗杂人员,就是因为他们,公司业绩才会不佳,今天我来探查的目的也在于此,好了,下面我念到的这些人明天可以不用来了!”在一阵惊心动魄的宣讲后,刘威呆呆地发现自己被炒了,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新上司已经走了。

  “一定要解释清楚!”刘威知道,自己要是没了工作,那就全完了!自己将一无所有!

  于是他守在停车场的路口前,在出口边上踱步等待,“一定要拦下车!”他想。

  突然,他看见对面的街道上徘徊着一道熟悉的身影,那……那是自己的旧上司!刘威突然感觉到了旧上司的好,至少不像现在的那么不讲理。刘威瞳孔一缩,想起了那个梦,想起了妻子和她的情人,刘威六神无主地伸出手向前走着,他似乎想抓住什么,却又毫无意识。当他回过神时,背后响起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他回头一看,看见了车内惊恐的新上司,“原来新上司也会如此害怕啊!”那一秒他觉得是那么的长,但在旁人也只是一瞬之间,他被车撞飞了出去,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他逐渐失去了意识……

  远处的某家咖啡厅内,王玲和她的前男友林越正品尝着咖啡。

  “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感觉我几年的付出都白费了!”王玲气息不稳地说道。

  “估计是有什么心事吧,你应该好好和他谈谈。”

  “我已经不想理他了,太过分了!”

  “那么我们这几天策划的生日计划和准备的礼物还用吗?”凯尔指了指桌上的几张纸说道。

  “先让我平静一下。嗯,算了吧,毕竟我们是夫妻,这件事就当过去了,以后应该会好的。那就按原计划进行吧!”林越分明感觉到王玲的兴致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浓了。

  “嗯,我去准备准备吧。”林越淡淡地说。

  王玲心中感受到一丝暖意,虽然他们两个当初分手了,但是这么多年自己有麻烦或者需要帮助时林越总会出手,相比之下,刘威却整天上班,很少顾及到她的心事,虽说刘威是为了自己,可是……

  手机声突然响起,王玲缓缓掏出手机,听了一会儿。“什么,什么?”林越发觉王玲脸色越来越苍白,手颤抖着,声音越来越歇斯底里,似乎下一刻就要晕厥过去。

  “好!再见!”手机顺着手指滑落在桌上,王玲淡淡地说了一声,“他出事了。”

  当王玲赶到医院时,只见两个人眉头紧皱,沉默不言地等在门口。王玲认出其中一个是刘威的上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玲喘着气问道。

  “唉,我只是想来和他说句话,没想到亲眼看到了这种事!”之后,旧上司把事情描述了一遍。

  然后,三个人沉默不言。

  门终于被推开,出来的是一具躺在车上的被盖着的躯体。三人都知道了结果。

  王玲冲上去,翻开了白布,她发现车上的刘威是那么的安详,如同前几日安睡在家中一样,可是,躯体上传来的体温让她不寒而栗。

  她呆住了,任由他的躯体被人推走。

  一个月后的黄昏,王玲来到他的坟墓旁,发现已经有一个人跪在了他的墓碑前,是刘威的旧上司。

  “我真后悔!当初没和你说清楚,我一直觉得你这小子年轻有为,想多让你做些事好提拔你,后来我感觉到你似乎误会我了,想和你解释却……来不及了……”

  王玲走近了墓碑,也跪了下去,说道:“我也挺后悔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但现在……你却感受不到了。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了!那天的事就算了吧,我原谅你了!”说着就抽泣起来。

  上司叹息了一声,说:“节哀吧,就让他这样去了吧,以后也要平静地过日子啊。”

  夕阳西落,只留下墓碑的长影和远去的两个淡影。

  两天后的某家咖啡厅内。

  “刘威就这样走了,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还不如死了算了!”王玲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还有我啊!”王玲一下子平静了,她感受到心中似乎有一颗暖阳在灼然升起。

  由于车祸这种事故的影响,公司总部决定撤掉新上司,让旧上司继续管理,职员们都很高兴。

  某个神秘的地方,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孩子,我们又见面了,呵呵!”已无躯体的刘威不甘地抱怨:“这不公平!凭什么是我死了!你答应我的愿望呢!”

  “都实现了啊,你的上司,还不止一个,都被撤职了;你妻子的情人,也就是你,死了;你的上司和你的妻子都跪在你的墓碑前表达悔意。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我觉得这很公平了。”

  刘威怒了,“你懂什么!这不公平!这完全不公平!我要转世,我要一个公平的生活!”

  “好吧,孩子,或许我们以后还会再见。”

  望着下坠的灵魂,空中响起一阵叹息:“以他的性格,真的能获得公平和幸福吗?”

  一年后,王玲和林越结婚了,他们很幸福,虽然王玲心中似乎有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痕,但林越包容了她。

  二十年后,出生富家子弟的花花公子刘小威在父亲破产自杀后流落街头,他不甘地指着天,大喊,“这不公平!”

  《神之调查-人类卷》:“有一类人让我很不理解,他们总是有着太多的幸福,却喜欢在喊着不公平时努力的消灭自己的幸福,最终一无所有……”

  作者:starleo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