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伤感美文
英语美文
校园美文
哲理美文
励志美文
情感美文
祝福美文

十年

作者:  时间:2018-01-26  热度:5

  摘要:在城中心的商业街工作,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哪个顾客长得好看罢了。 肚子又开始痛了。 小风,我上厕所去了。我扔下操作工具。 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小风笑的很,褶子堆满眼角。 不说还好,一听就来气。 昨晚的那家火锅,你说价廉物美,还有漂亮MM可以看。MM

  在城中心的商业街工作,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哪个顾客长得好看罢了。 肚子又开始痛了。 “小风,我上厕所去了。”我扔下操作工具。 “第四次,还是第五次?”小风笑的很,褶子堆满眼角。 不说还好,一听就来气。 “昨晚的那家火锅,你说价廉物美,还有漂亮MM可以看。MM没看到,到是有一大群赤着上身,露着雾气 腾腾腱子肉的大老爷们。” 我有些埋怨。 “我也去两趟厕所了,不过我不像你,吃金针菇像吃面条一样。。。。。。” 我顺手拿了颗圣女果砸了过去。 !!!!!!! 刚出门店,一辆崭新的宝马X5嘎吱停了下来。 银灰在淡淡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气派。 “订一个蛋糕!” 一个男子挺着将军肚,扯着巨大的嗓门,还没关好车门就吼起来,声音很洪量,是不是每个大款说话都 这么有张力。 店长一看,来了一只大佬,自然不敢怠慢,刚才还紧绷的脸,瞬间了扭曲的五官。 “老板,要多大的呢,是男士,还是女士?是老人还是小孩?要裱花还是水果的。。。。。。”店长的 招牌句子我都会倒背如流了。 “叮。。。。。。。。” 店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太子,你给顾客介绍一下。他是店内首席裱花师,他会为你介绍的。”说完,一溜烟的跑开了。 我强忍着即将的肚子,我估计她没看见我那想要吃掉他的眼神。 “老板,请问什么人过生日呢?”我笑的如花似玉。 老总说过,如果客人接受了你的笑容,你就成功了一半。 大佬没理会我,只是盯着样品柜里的模型,瞄来瞄去。 “MD”心里冒出“恭维”的段子。 大佬看了一番转头门口,温柔的叫了声“小雅,你来看看。” 小雅!好熟悉的名字,我愣了一下。 车门打开,下来一位装扮时尚的妙龄女子,貌似名牌,当然我看不懂,但我相信从X5里出来的绝不 是什么胭脂俗粉。 是二奶?还是小三? 我是,所以有的思维和庸俗。 不对!不对!不对! 这女子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模样稍许有些变化,但和内心深处的那一抹记忆,完全重叠在一起。 心脏剧烈跳动,呼吸严重气短,干涸的喉咙如下了半斤烧酒一样的刺痛。 原本被封存多年的记忆,像防堤决口般汹涌而出。。。。。。 !!!!!! “你爸要来”球从我手中抛出,空心入网。 “恩,是。。。。”小雅显得有些失措。 篮球在地上掂量几下,靠在水泥台不动了。 小雅只是低着头,不停搓着漂亮洁净的双手。 小雅惆怅的低着头,原本千细的身躯是那么忍不住的想要去怜爱。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什么是距离。 小雅拉着我的手,虽然说的很小声,但也很坚定“我不会放弃,你也不可以放弃,好吗?” 看着柔弱却如此坚定的小雅,我点点头,尽管心里五味杂陈。 。。。。。。。。 一辆大众车停在宿舍门口。一阵火辣的大巴掌贴在我的脸颊。 的确,在一个水利局局长的手上挨上一巴掌,还是相当荣幸的。 即使我一句话没说,当然他也没说,这个见面礼,对我来说,似乎重了一些。 “你怎么随便打人”旁边的同学围了过来,我摇摇手,把他们推开了。 “你凭什么和我女儿怜爱,你是什么身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这些仿佛对我来说,是极度的话语,我到是没怎么理会,更多是如何他那血肉横飞般的唾沫星 子。 “伯父。。。。。”我刚张开嘴。 “住口,谁是你伯父,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农民,别乱攀,小野种。。。。。” 我咬着牙,拳头捏得咯咯直响,可是忍气吞声是唯一的选择。 一抹泪在苦笑的掩饰下,从喉咙咽了下去。 临走的时候,局长用手指着我的额头。“小子,马上从这里滚蛋,不然饶不了你。” 说完,摇摇手,两个随从也跟着离去。 摸摸滚烫的脸颊,看着天。 !!!!! 我和小雅坐在球场的台阶上,看着在球场上“狂野”的同学们。 “还记得去年拿下MVP的情形么?”小雅问。 “当然,我永远是这个城市最好的控位。”我说。 对于这个,我从来都充满了自信,不管对手是如何的强大。 “但是,我不是你父亲的对手。”我看看天,仿佛今天格外阴沉。 “放弃了?”小雅低着头习惯性的搓着双手。 我叹了口气。 笑道。“放弃?还记得左手吗”我看看小雅。 小雅点点头。“这个城市般的人物。” “对啊,在面前我都没放弃,还打破,抢走他的MVP,更何况为你,我更不可以放弃。”我难 得露出自信的微笑和牙齿。 。。。。。。。。。。。。 北化永远都是灯火辉煌,上至达官贵人,巨商。下至小贩,街头流莺,硬是把这原本热闹的 街头渲染得五彩冰纷。 小雅的手仿佛永远牵不够,或许更喜欢她淡淡的体香,当风从身边吹过的时候。 “精灵咖啡”一直都是小雅经常光顾的地方,她说她喜欢卡布的味道。 咖啡厅依然安静,伴着优雅的钢琴令人神醉,和老板烂熟,每个周末都会陪小雅來這裡熏陶。 “老规矩”老板微笑的看着我们。 我和小雅点点头微笑。“一杯卡布,一杯加冰的白水。” 我无法接受咖啡的味道,或许我更喜欢在口渴的时候喝下一大瓶农夫山泉来的过瘾。 窗外的霓虹依然绚丽夺目,从窗口吹进的威风是如此惬意。 我不知道小雅为何会选址我,我和他身边的“蝴蝶”几乎没有可比性。家财万贯的富二代,貌赛潘安的 优质男,在她身边转悠的人,足以组成一个加强排。 当然我也问过小雅,小雅只说了两个字“感觉” “感觉”会像是出手进篮筐一样么? 。。。。。。。。。。。。。 我一直都不会欣赏莫扎特和肖邦所谓令人眩晕的音符,哪怕每个周末都回来熏陶一次。还是刘德华的中 国人更让人澎湃,想想他独特的嗓音,独特的感染力,怎么会比不上莫扎特和肖邦的几个破调子, 我一直百事不得其解。 “卡布奇若,加冰白水。”老板微笑的放在桌上。 “小雅,如果我们今后不在一起,你怎么办”我问的很直接。 小雅刚拿起被子。“怎么会这么问” “随便问问。” “那我就从六楼上跳下去。”小雅看着我的眼睛。 我慌忙避开她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是如此的酸楚。 该死的莫扎特! “我听说,等你毕业后会嫁给一个省官的儿子。”我问。 “那是父辈们的安排,但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约束力。”小雅说的有些俏皮。 “哦。。。。。” “这是什么。”小雅望着我手中的盒子。 “反正不是什么金银首饰,在说我也买不起。”我调侃道。 “送我的?”小雅有些兴奋。 “是的!” 小雅高兴的打开盒子。 “桃木梳”小雅好奇的望着我。 “是的,当你老得眼睛模糊的时候,我还可以为你整理花白的头发。”这是我第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但我认为有非常有必要的。 小雅微笑着哭了。 我想她肯定会。 但我失算了,她落泪的质量,早以超出的范畴。 !!!!!!! 太突然,没有任何防备和反应,这一闷棍敲在我的后脑,顿时连思维都显得,我躺在地上,数不清 的脚印踢打在我身上,感觉不到痛,只是听见一阵撕心的哭喊,余光看见小卖部的阿姨拿起电话才变得 安静些。 一双透亮的皮鞋出现在我面前,我抬不起头,看不清脸。 “三天内消失,不然后果更严重。”如果我没听错的话。 小雅使劲的把我扶了起来,无力的靠在她怀里。 她从来都不心疼她的眼泪,任其挥霍。 过后就是剧痛。 我去医院,这种情况顶多吃两片安痛就足够了。 在到来之前,我拉着小雅离开了。 。。。。。。。。。。。。。。 河边总是很写意,夕阳的余光从水面折射,还是挺耀眼。 “对不起”小雅拼命抵挡即将破眶而出的泪水,显然还是失败了。 “因为我受伤值得吗?”小雅问。 “当然。”我看着夕阳。 。。。。。。。。。。。。。。。 “为什么开出我”在冷静的语言也挡不住通红的双眼。 “你早恋,影响恶劣。。。”原本就很难看的政任此时越发的恶心。 “有内幕吧!”我嘲笑。 “什么都不用说了,明天离开学校。”一阵巨大的关门声,把我独自留在政教处。 烟的味道并不好受,我躲在幽暗的角落,吐着一个个不成形的烟圈。 想着别人享受的模样,我表示怀疑。 小雅第一时间来到我身边,我们却有些无话可说。 “今晚等我,我有话告诉你。”小雅跑开了,露出从来没有过的坚定。 。。。。。。。。。。。。。。。。 我们第一次约会是在五楼昏暗的楼道里,這一次依然在这里,唯一不同的是少了些不安的心跳带来的慌 张。 离暗的灯光无法挡住她美丽的容颜,多像第一次的感觉,但是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因为我明白,我将 要对她说什么。 冰凉的小手抚摸我的脸颊。 “带我走,我们一起离开。” “什么?”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我不得不再问一次,尽管我听的很清楚。 “我们一起走”美丽的双眸在看着我。 “私奔?” 小雅点点头。 我原本准备一箩筐离别的话,尽然被得动弹不得。 。。。。。。 你不愿意?小雅望着我。 “愿意,愿意。。。。” “我回宿舍东西,明早一起离开” 望着小雅离去的背影,好难过,总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用手摸了摸才知道,是泪! 。。。。。。。。。。。。。。 我失言了,当日光还没从云层中射出的时候,我悄悄的离开了,因为我明白,我给不了她幸福,我想了 很久很久。。。。。。 托同学留了封离别的信。 就像我刚来的时候一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离开了。 孤孤单单的。 脸上有东西,不用摸就知道是什么。。。。。。。 !!!!!!! 小雅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我,或许她都不相信离别十年还能在同一个熟悉的城市相见,我真不敢相信 ,在对视一分钟后。 “你。。。你过得好吗。”我终于先开口。 小雅走到我面前,狠狠的甩给我一巴掌。 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随着这响亮的声音都注视过来。一旁的大佬也一头雾水。 “对,对不起。”我没有感觉痛。 接着是第二个巴掌。 小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 接着是第三个巴掌。 。。。。。。 “为什么不等我?我找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 每说完一句,我的脸颊都会有一阵清脆的声音想起。 或许累了,小雅停了下来,把脸偏向一边,但我看得出来,眼眶早已被欲滴的泪珠布满。 “我找了你十年,我跑了大半个中国,又要有你的消息,不管你在那里,我都会马上赶过来,你知道不 知道我为了找你吃了好多苦。。。。。” 小雅沙哑着,无比委屈的望着我。 泪还是不争气的滚落下来。 我,只能任她,因为我说任何话在她面前都显得如此暗淡。 “蛋糕师,不玩运动,玩艺术了。”小雅擦擦眼角,而轻笑的看着我。 是的!沾满奶油和色素的工作服,被大白冒压得扁平的头发,而且在蓄起了胡须,从一般的观赏角度的 确有些落魄,显得和年龄不符的沧桑。 小雅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的泪从来都不争气,不过你记住了,从今天起,我不会在为你流泪了。”小雅转身离去。 见小雅上车,大佬也慌忙的跟了上去,匆匆回到车里,停顿片刻,便驱车离开。 我愣在原地。 我当初的决定是错的吗----------------------------不!我仍然不后悔----------------因为我给不 了他任何东西。 不过挨上几巴掌心里舒服多了。 店上所有的目光交错在我身上,脸上都带着茫然,连小风都拿着抹刀呆呆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一阵咆哮,我溜去了厕所。 其实肚子早就不痛了,蹲在厕所的一个角落,熟练的点起香烟,早已习惯烟草味道,不知不觉又被拉进 早已封存的记忆。 。。。。。。。。。。 “哇,太子,那女孩好漂亮,不会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 “不可能,你看人家好漂亮,又有气质,哪像我们太子,跟深山野人一样。” “对哈,人家老公可开的是X5哦” 。。。。。。。。。。 刚进店,一群貌似单纯的38,像连珠炮般突突个不停。 我不加理会,走进裱花间。 “太子。。。”小风看着我。 “我说她认错人了,你信不?”我问。 小风摇摇头。 “以前的恋人,别说了烦着呢。”我一坐在果酱桶上发呆。 “不过说真的,你和他真的不怎么般配。”小风自语的说道。 “滚”我拿起圣女果砸了过去。 !!!!!! 一个月后。 下着小雨,在炎热的七月,是如此的惬意。 店长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太子,马上做一个蛋糕,顾客指名要你送。。。。” “要我送,奇怪,我可是店里首席的裱花师,在说我基本没和什么顾客打过交道,是哪神仙?”我暗 自猜测。 用最快的时间做了个水果蛋糕,然后换上变装拿起地址冲冲出了们。 必定顾客是,我不会和金过不去。 站在“精灵咖啡”门外。 怎么是这里,心里涌上一阵酸楚。 推开门,一阵久违的熟悉旋律在耳边想起,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12号桌。 一位女子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一动不动。 “您好,这是你订的蛋糕。” 女孩转过头来,一张熟悉的面孔还是那样绝美,不过多了几分妖媚。 “小雅!”我大吃一惊。 “坐下吧。”小雅淡淡的说。 “蛋糕是你做的?”小雅问。 我点点头。 “还是白水加冰” “嗯”我回答道。 坐在她对面就像坐在火堆上,坐立不安。 “今天你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小雅问。 我想都没想的摇摇头。 “我快结婚了,老公是一家房地产老板,我只是想知道,你十年前为什么抛弃我。” 突然感觉小雅说的好,是那样的陌生。 我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想说?”小雅问。 我摇摇头。 “在走之前,我想了很久,与其让你跟着我,还不如放弃,或许你会难过一阵子,但时间会慢慢冲 淡一切,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我要你幸福的唯一方法就是放手。”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出本该在十年前说的话。 良久。 小雅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我面前。 “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这本来就是你的。”小雅的态度缓和了些。 我接过盒子,打开一看。 是桃木梳,十年前送给小雅的,我看着桃木梳,心在淌血。 十年的时间,颜色已经泛白。 “送给你未来的爱人吧,它已经不属于我了,我不过是帮你保存十年罢了。”小雅说。 不可否认,泪珠在无声流淌。 “谢谢你陪我过生日。”小雅红着眼眶微笑着,似乎想一切。 我心头一阵! 七月三号,今天是小雅的生日。 小雅站了起来。“不管怎样,希望你今后过得幸福。” 我咬着牙,点点头。 “你也是”我尽量让心脏还保持一丝活力。 小雅笑了,那一抹无邪的微笑如十年前。 小雅点点头站了起来。“太子,你知不知道,和一个心爱的人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承受,因为她爱你 。。。。。。。。” 一个惊天霹雳轰炸在我头顶。 小雅离开了,在回头的一瞬间,右手扶上了眼角,显然她又一次失言了。 “真的是我错了?”望着炫白的大厅,心乱如麻,心是如此的冰冷,像极了外面的天空。一首熟悉的旋律悠扬响起。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在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 (完)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