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伤感美文
英语美文
校园美文
哲理美文
励志美文
情感美文
祝福美文

七月,记忆

作者:  时间:2018-01-26  热度:5

  坐在咖啡厅的一个靠窗的角落,七月对着笔记本电脑急促地敲打着,稿子终于写完了,轻揉着开始发胀的双眼,看看窗外明媚的骄阳,又是夏天,夏天,一个不喜欢的季节,不是因为它的燥热,而是有些淡漠的记忆永久地封存在了那个夏天,不想再去触碰。阳光晒在身上,晒出慵懒的味道,七月伸了懒腰,侧身趴在桌子上眯了眯眼,但是有一个背影闯入了她的视线,有些泛黄的碎发,白色衬衫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是他吗?会是他吗?那些被自己丢在风里的记忆碎片又不小心拾起。

  又回到这里,炙热的空气,树上聒噪的蝉鸣,偌大的校园,安七月依旧是一个背着重重的书包的高中生,每天幻想着丰富精彩的大学生活,走在学校的林荫小道上,身边好像传来闺蜜凌萱的嬉笑声,可是回头去看,周遭只有七月一人,寂静的校园少了喧闹,似乎变得有几许寂寞,那些过往,仿佛潮水般涌来,在最深的脑海里,那些努力想要忘却的曾经,又在七月的面前重演一遍…

  在外人和同学的眼中,七月是几乎完美的,家境富裕,成绩优异,相貌出众,但是七月从未这么认为,只是每次在女生的眼里看到羡慕和嫉妒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也许真的比别人优秀了那么一点点。

  可能是和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没有什么会是永远的,就像是七月现在平静美好的生活。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按照约定陪闺蜜凌萱一起过生日,坐在公交车上,七月看着手里的礼物盒,精致的包装,遐想着凌萱收到礼物时的惊喜,甜甜的笑容绽放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车在拐弯时急刹车后停靠在一个站台前,这时,七月的手机响了,屏幕上一个明朗灿烂的笑脸,凌萱活泼的声音跳出来:“喂,七月,你到哪了?”,七月仿佛被她的兴奋感染了,流露出少有的激动:“哦,我快到了,还有一站的车程…”突然说不出话来,她的眼睛无意地扫到车窗外,阳媚,阳光下的商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可是有一个身着藏蓝色衬衫的背影很熟悉,熟悉到她不敢去确定,因为身旁还被一个踩着白色高跟鞋的中年女人挽着,七月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下车的时候,手机那里传来凌萱的疑惑:“怎么啦?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喂?”七月想可能是昨天晚上熬夜没睡好,所以眼睛花了,看错了,但是那个女人过马时脚突然崴了一下,那个熟悉的背影转过来了,七月的手开始颤动,已经拿不住手机了,“凌萱,等会再说…”七月的脚步愈加愈快,车门已经关上,七月失声喊:“还有人要下车!”下了车,七月朝马那边奔跑着,不顾身旁来往的车辆的刺耳的鸣笛声,无奈找不到刚刚看到的两个身影,七月四下张望,没有发现,因急速奔跑的心脏怦怦地跳动着,七月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模糊的黑影,什么都看不见,七月蹲在边,蒙上双眼,安慰自己可能真的看错了…

  那天下午,七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手机关闭了,给凌萱的礼物丢在了车上,任凭自己怎么自己的心,但是转过来的身影就是自己的父亲的事实无法改变,那件藏蓝色衬衫是母亲上个星期给父亲买的,阳光好刺眼,刺得眼睛疼得眼泪都流不出来了,七月突然感觉自己的世界在一瞬间崩塌了,什么幸福美满,什么完美生活,一切都不属于她了,她不再是令人艳羡的天之骄女了,她的家庭,就快要了。

  回到家,七月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面对母亲的疑问:“你下午跑到哪儿去了?凌萱打电话说你手机关机了又找不到人,你不是去陪她过生日了吗?”,“哦,我手机掉在地上,电板摔坏了,然后我就去配电板了,花了好长时间,所以就没有去找凌萱了……”七月觉得这个理由很蹩脚,但是没办法,只能拿来暂时挡一下,“你爸说晚上单位聚餐,不回来吃饭了,你洗洗来吃饭吧。”七月应了一声,心下已经密布。

  七月把这件事藏在了心里,只是变得比以前更沉默了,几个月过去了,岁月在安静平淡的日子里慢慢地流逝。

  七月在上课的时候,旁边总会有一个男生来得很晚,上课也不专心,坐在那玩手机,有一次那个男生问七月:“你这么认真学习有什么用?不就是考个大学吗?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七月不想多说:“你不学习在这玩手机也是浪费。”和一个人认识然后变得熟络其实很简单,关键看彼此的心打开了多少。

  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男生和自己的家离得很近,七月下车后,看到那个男生和一群社会青年厮混在一起,本想赶紧离开的,但是突然听见厮打的声音,“你怎么会没有钱?让你妈多陪几个男人睡不就有钱了,快!把钱交出来!”那个男生大声叫喊:“你再说一遍,你骂谁?”“哈哈,你个的儿子,你还好意思,你连你爸是谁都不知道!哈哈…”七月躲在一边,看着那个男生倒在地上,着,突然几个有小区的巡逻保安来了,那群人散了,那个男生蹲在地上擦着嘴角的血,七月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轻轻地问:“你没事吧?我有纸巾,你擦擦吧。”七月递上一包纸巾,那个男生犹豫了一下,接过:“是你?哦,谢谢,你快走吧,他们有可能还会回来。”七月感受到了这个男生心底里的善良,“你快回家吧,你妈妈会担心你的。”那个男生苦笑:“她才不会管我。”

  “你好,我是安七月,高二七班的。”七月再次见到姜涵是一个月之后了,姜涵脸上的伤已经愈合了,他笑了,”我知道。”其实姜涵的笑容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七月一刹那间失神了,她冰凉的心沉浸在他的笑容里,他说:“我想好好学习了,我想改变了,我不想继续被人看不起。”

  时间不等人,紧张的高三生活终于在又期待又害怕中到来了,姜涵的理科成绩已经突飞猛进,加上一副俊容,成为理科班的,七月为他的转变而高兴,但是她自己的近况却不同,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母亲似乎发现了什么,父亲依旧矢口否认,争吵声持续不间断,七月开始害怕回家,害怕回到那个已经变质的家,那不是自己的家,那个有外遇的男人不是她的父亲。

  放学的时候,姜涵在公交车站看见了七月,车来了,可是她却没有上车,她只是这样呆呆地站着,眼神少有的空洞,姜涵一直在旁边,他连续一个星期看到这样等车的七月了,七月只是在耗时间,她想晚一点回家,晚一点的车上人少,加黑了,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哭泣,可是姜涵分明看到了她瘦削的背脊一直在颤抖,还有偶尔的小声抽噎,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是有什么事,从认识安七月以来,七月的笑容里都夹杂着莫名的悲伤,这是他感受到的,现在了自己的判断,他不敢也不想过问,下了车,七月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到小区的绿化带旁,突然停住了脚步,泪水肆意地横流,流过七月刚刚泪迹未干的面颊,“我成绩这么好又有什么用?我的家已经不是家了,呵呵,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言自语的七月,失声痛哭的七月,姜涵看在眼里,开始同情这个女孩儿了,踌躇一会儿,还是前去,轻轻拍了拍七月的肩,七月一惊,转过头:“姜涵?你?”七月希望他没有听见刚刚自己说的话,可是姜涵立刻解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七月苦笑,“没事,没关系,只是你一直跟着我?”“哦,其实,其实我早就发现你总是很晚坐车,很晚回家,天黑了,这么晚不安全。”“嗯,谢谢你的关心。”

  姜涵的母亲年轻时很漂亮,和初恋分手后嫁给了姜涵的父亲,姜涵的父亲有家暴,离婚以后带着年幼的姜涵四处,单身母亲生活的艰辛让她决定去酒吧工作,酒吧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待久了,本性就变了,母亲酗酒,吸烟,姜涵经常放学回家看到母亲和不同的男人一起出去,母亲渐渐地每个月和姜涵的交流只有在给姜涵生活费的时候,姜涵就这样一天天地长大,慢慢地,认识了一群社会青年。

  对于姜涵的童年,姜涵缓慢地叙述,期间看见七月听得很认真,而且表情变化很明显,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七月打破了沉默“我,我没有那么多的经历,我的生活很简单,家里也是。”“那你?”“那个可以不说吗?”“没事,你想说的话会说的。”七月其实犹豫着要不要说,姜涵的经历这么苦,她和他比起来要幸福得多,至少童年是这样。

  高三下学期,姜涵和七月一起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个经历痛苦的心灵相互安慰,两个人的心门敞开得越大,彼此之间的了解随之加深,渐渐地,七月开始喜欢这种只有一个知道自己秘密和心事的朋友的这种感觉,姜涵觉得自己经离七月越来越近了,这种近让正处于青春期的他们都有疑惑放在心底,谁都没有说破。

  不知不觉中,七月发现凌萱对姜涵的关注越来越深,“呃,你认识他吗?”七月疑问道。“当然认识了,他就在隔壁理科班啊,有一次他来我们班找你,你不在,他说他知道我是凌萱,就这样认识了。”七月和姜涵提过凌萱,并且指给他看过,凌萱并没有问七月怎么认识姜涵的,她喜欢姜涵这样出色的男生,她的喜欢是她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包括七月。可是女孩儿的嫉妒日久会产生隔阂,这种隔阂不地滋长,凌萱刻意的疏远,七月不是没有感觉,只是高考在即,这些与高考无关的人际交往她不想花太多的心思,虽然心里还是会有些舍不得,舍不得和凌萱的点点滴滴,就这样轻易地因为一个男生。

  高考前的一个月,所有的复习都到了最后关头,七月做完最后一道数学题,书包准备离开教室,突然窗前立着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姜涵,”“安七月,我们一起考去南京吧。”这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姜涵的笃定让七月以为自己听错了,“嗯?为什么?”“因为,因为,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姜涵的声音微微地放轻,“我想继续和你分享我的心情,我的生活,你不愿意吗?”七月低下了头,“姜涵,让我想想吧。”走廊的角落里,凌萱躲在柱子后,眼里只有姜涵默默的些许失望,转身离开。

  如果是在一个月前,七月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可是现在…就在一个月前的家长会,开会前,七月在班级门口拿着两个班的名单请家长签到,隔壁姜涵在打电话,神色有些不耐烦:“你就说你来不来吧,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有这样的要求了。”家长们都到齐了,七月将名单交给老师时,发现姜涵的家长签名一栏是空着的,正准备去找姜涵,看到走廊上迎面走来一个穿着时尚,妆容精致的女人,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七月的手中名单掉落了一地,“谢谢,对不起,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姜涵那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个女人漠然地说:“你说了,是我的第一次家长会,也是最后一次。”姜涵转身就走,一个字也不愿意再多说。

  “那个,阿姨,那个,请签一下名。”七月不住的紧张,那个女人是姜涵的母亲!怎么会?姜涵的母亲很优雅地弯下腰,签了名后交给七月,七月看着名单上未干的字迹:姜兰心。记下这个名字,收到姜涵的短信:上车了吗?想到姜涵,七月真的无法相信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在车站见到姜涵,七月压下刚刚难以平静的心情:“怎么不先回家?”“恩,没事,不想那么早回家就等等你。”后来姜涵说了什么七月一句也记不得,只是依稀记得离别时姜涵说了一句:“今天你好像有好多心事。”

  高考倒计时三天,学校已经放假了,七月和姜涵约好见面。夏天的风热热的,吹得都是燥热的,七月换上一件白色的裙子,是去年夏天父亲送的生日礼物,是第一次穿,也是最后一次。在一家常去的甜品店,姜涵已经坐在了一个偏僻的靠窗的,阳光下,白色衬衫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邻家男孩的感觉,七月站在窗对面的街边远远地望了好久,突然嘴里有苦涩的味道,泪止不住地挤向眼眶,七月拼命地闭上眼擦拭,怎么擦也擦不完,拿出手机,拨出那串熟悉的数字,看到姜涵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七月忍不住哭出声来,“喂,到了吗?”姜涵好听的声音从话筒那里传来,“姜涵,从现在起,我说的每一句你都要仔细听,姜兰心就是我爸爸的外遇,而你是她的儿子,所以,”姜涵嘴角的还没张开的笑容立刻就僵硬了,突然站了起来:“什么?!”“我也不想相信,但是无可奈何,这就是事实,可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认识你的一年来,我收获了许多,我承认我是想要和你一起考去南京的,但是你是她的儿子,我没有办法和一个了我的家庭的女人的儿子继续发展下去,无论是友情还是恋情,谢谢你的出现,谢谢你充实了我的青春,再见的意思是再不相见,再见,姜涵。”

  那天,七月挂了电话转身就跑,怕再听姜涵说话决心又会,姜涵呆呆地立在那里,未说出口的话七月没有让他说,其实他本来是想告诉七月他高考完以后就要搬回原来的城市去了,他想说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唯一让他不想离开的只有七月而已。陷在记忆中的那些,化作冰刃,仿佛将他的身体掏空,呼吸从此刻变得颓废,追不回答案的约定现在像是一个冷笑话,静静地冻在那,不可能融化回暖了。

  高考放榜了,七月如愿考上了南大,父母离婚后,七月跟着母亲,父亲申请工作调动离开了这座城市,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和那个女人再联系。凌萱失误没有考上大学,听说姜涵没有参加高考,毕业他也没有到场,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七月也没有再见过姜涵。

  四年后,七月再次回到这座城市,承载了她的青春记忆的城市,喜欢去喝杯咖啡,随意写写文章,用文字记录心情,这会让自己忙碌的心灵得到暂时的平静。沿途过这里的风景,这里的人,这里的事,一幕一幕,谁的泪漫天飘飞,谁在乎谁错谁对,只想留住青春里最美好的记忆。

  七月仿佛从一个冗长的梦里醒来,轻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朦胧的双目变得一些,走出咖啡厅,午后的阳光依然静好,落地窗前的人们在悠然地享受着惬意的咖啡时光,经过刚刚坐过的座位,侧过头看了一眼,七月的脚步就无法向前迈开了,似乎化成一座石雕,身旁的风静止了,一切像是回到那年夏天,她隔着一条街的距离望着窗边的男生,此刻熟悉又陌生的侧脸,不知不觉间,泪水又从眼角偷偷地溜了出来,七月已经没有力气去擦拭,那个男生隐约感觉到来自窗外的注视,疑惑地朝外看去,七月看到他突然侧头向外看,猝不及防,男生惊异的目光投向来不及转身的七月眼里,男生的唇微微张开又合上,想说什么,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只觉得双眼酸涩,回忆的画面和现实的场景不情愿地相互交织着。七月的泪从脸上蔓延至颈项间,来不及收回,,就像他们之间的记忆蔓延在静止的空气里,定格的时间里。耀眼的阳光下,七月仿佛又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和发白的牛仔裤的男生温暖的笑容…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